信息类别:案例精选
摘杨梅案坠亡案与物业管理者的安全保障义务
 


案情简介

2018年4月16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秋月等人诉广州市花都区梯面镇红山村村民委员会因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纠纷一案作出判决,判决维持广州市花都区法院一审判决,即由红山村村委会承担损害5%的责任,向李秋月等人赔偿45096.17元。该判决一经作出,在网上即引起广泛讨论。有认为法院判决公平公正的,有认为法院错误适用法律规定,保护了不法行为人利益的。该判决的作出,使得管理者对于“安全保障义务”的履行无所适从,“安全保障义务”更成为公共场所管理者畏之如虎的存在。

作为一审二审判决意见一致的案件,在再审程序中改判的可能性相对较小。而该案经过再审程序审理,作出了原一二审判决结果截然不同的判决,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红山村村委会不承担赔偿责任。

为了对“安全保障义务”进行说明,将该案中出现的不同立场的主要法律观点予以简要说明。



原告观点红山村村委会为红山村旅游景点管理者,对其栽种的杨梅树负有管理义务由于杨梅树嫁接处较低,每到杨梅成熟季节,都有大量观景人员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但红山村村委会未采取任何安全疏导或管理等风险防范措施。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7条及《旅游法》第79条、第80条、第81条的规定红山村村委会应当承担因未进行危险警示提示及安全防护措施所造成的损害赔偿责任。




被告观点第一、依据《民法总则》第3条和《物权法》相关规定,死者吴某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的行为属于盗窃集体财产的不法行为,同时也违反了《村民规约》,对该违法行为法律应不予保护,对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害,应由其自行承担责任;第二、死者吴某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于爬树摘杨梅的危险性是完全能够预见的。死者爬树摘杨梅的行为属于为了个人私利而置危险于不顾,从而使自己处于危险境地导致死亡结果发生。且原告等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不仅未制止死者的不当行为,反而予以配合、协助,属于共同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我们再来看一下以下法院判决:


一审、二审法院意见:

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过错责任的归责原则,一是“物”的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体现为保管、维护及配备义务,二是“人”的方面的安全保障义务,主要体现应配备适当的人员对参与社会活动的他人提供与活动相适应的预防外来侵害的保障。但安全保障义务人承担的责任不应无限制的扩大,其承担责任的前提是受害人合理使用设施设备的过程中,因设施设备本身的安全隐患致损或因救助不及时导致损害扩大。
该案中,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系死者吴某不顾自身安危私自上树导致危险的发生。依据《旅游法》第80条规定,旅游红山村村委会作为景区管理者,应当意识到景区内有游客或村民上树采摘杨梅,存在违反人身财产安全的情况,但并没有对采摘杨梅及攀爬杨梅树的危险性作出一定警示告知,存在一定过错。另外,根据《旅游法》第79条、第81条规定,死者吴某摔落受伤后,红山村村委会虽设有医务室,但相关人员已经下班,导致吴某不能及时得到救助,对损害的扩大存在一定过错。综合该案情况,酌定红山村村委会承担5%赔偿责任。

 

再审法院意见:

村委会作为旅游管理者,虽负有保障游客免遭损害的义务,但义务的确定应限于景区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范围之内。村委会并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免费采摘杨梅的活动,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不能要求村委会对景区内所有树木加以围蔽、设置警示标志。死者吴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充分预见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的危险性。吴某私自采摘杨梅的行为,违反了村规民约及公序良俗,损害了集体利益。吴某跌落受伤后,村委会已拨打了急救电话,另有村民在救护车抵达前已将吴某送往医院救治,村委会并未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中,村委会未被认定承担安全保障义务的因素:其一、管理者所管理的杨梅树并无安全隐患;其二、管理者并未开放采摘杨梅的经营活动;其三、管理者对于杨梅树的管理无法采取适当的警示措施;其四、管理者在事故发生后及时联系了医疗机构;其五、受害者本身存在将自身置于险地的重大过错。

通过本案,对于“安全保障义务”虽大致有了认知,但对于物业管理者所管理的公共场所,如何能够避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的产生或者如何在事故发生后做到免责,仍然难以提供明确的指引。





 一 安全保障义务”对于物业行业的适用 

安全保障义务直接规定于《侵权责任法》第37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物业管理企业所管理的小区中公共区域及公共基础设施设备的性质符合“公共场所”的含义,因物业管理者的管理行为不当,极有可能引起责任的承担。

 二 物业服务企业应注意的“安全保障义务”限定。

根据法院的裁判思路,结合物业服务企业的服务特点,笔者认为物业服务行业在进行物业管理过程中,应当通过如下思路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以在纠纷发生时尽可能免除“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的承担。

第一、对于具有法律法规规定、合同约定、行业规范的管理行为,应当熟悉相关规定并严格履行管理行为。例如:《消防法》第29条规定,负责公共消防设施维护的管理单位,应当保持消防供水、消防通信、消防车通道等公共消防设施的完好有效。《物业管理条例》 第2条规定物业服务企业负有管理区域公共设施设备的维修、管理义务;第46条规定物业服务企业应当协助做好物业管理区域内的安全防范工作。以及《物业承接查验办法》中所规定的对消防设备查验义务。以及一般物业服务合同中对于物业服务企业的消防安全管理义务同样予以规定。对此,物业服务企业在消防安全防范中首先应当尽到如下义务:1、在承接查验物业时,应当对于物业区域中所配备的消防设施设备详加查验,不仅查验消防验收备案是否合格,还应当查验消防设施设备是否能够正常使用;2、在日常管理过程中,应当注意检查消防通道的通畅性、以及管理区域内可能引发火灾的物品清理、管理区域线路及消防设备的检查等工作等;3、当火灾事故发生时,应当及时启动消防预案,组织消防救援及人员疏散、消防报警等。

第二、物业服务企业应当通过专业领域的风险判断,采取一定的防范措施。专业领域的风险判断包括对于不同事项的判断和不同人群的判断。物业服务行业不同的服务范围可能产生不同的安全保障责任,不同的人群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安全防范措施。例如消防安全保障中,物业管理者在特殊时期应当具有特别的防范意识及防范措施,以尽到善良的管理者所应尽到的注意义务。比如在春节期间、业主进行装修时,物业管理者应当加强消防提示及消防巡逻,积极防范消防事故的发生。例如在节假日期间,针对小区未成年群体活动量的增加,物业服务企业同样也应当增强提升相应针对性的管理和服务活动,比如提醒业主加强对未成年子女的人身安全监管、增强物业管理区域内通道、水域、供电等区域、设备的安全巡查及检查,积极的尽可能的排除安全风险,防范安全事故。

第三、物业管理者应当配备相应的具有专业能力的人员,对于突发的安全事故进行及时有效的防控和处置。同样以消防安全为例,在火灾事故发生时,消防人员应当通过专业能力判断采取何种方式控制火势的蔓延、采取何种方式疏散群众同时防止踩踏事件发生,以及完成消防报警及急救报警等工作。另外对于小区多发的被盗事件,物业服务企业的安保人员亦应当具备基本的处置意识及能力,比如小区门岗的管理、可疑人员的盘查、案件现场的保护、违法行为的及时制止等。

第四、在前述三点的基础之上,需要提醒物业服务企业注意的是,安全保障义务不仅仅包括安全事故防范义务,同时还包括安全事故发生后,对于损害结果扩大的适当防止义务。在前文所讲的摘杨梅坠亡案中,很多物业服务企业仅仅关注法院因为死亡结果的发生死者的违法行为将自身置于险地,且景区管理者无法完成对每棵树进行遮蔽、警示的行为,所以认为管理者不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责任,但忽略了法院在判决中同样论述了景区管理者在损害结果发生后,已经通过一系列行为积极的防止损害结果的扩大。因此,物业服务企业既应当注意安全事故的防范,同样也应对损害结果的扩大给予必要的关注。

 


总结

摘杨梅坠亡案的判决经过最高院、人民日报的推广,在法院适用“安全保障义务”的法律规定对案件事实进行认定时,将会对受害者行为的合法性及管理者所能尽到的“合理限度”的注意义务予以更多的关注,对于防止“安全保障义务”的无限制扩大将会有一定的指引作用,该案对于物业管理者具有有利的借鉴意义。

根据法院的案例,结合经验的分析,物业服务企业者应当应对的“安全保障义务”既包括对于所管理的物的安全保障,也包括对于所管理区域内的活动参与者的安全保障。物业服务企业在进行管理活动的过程中,应当关注法律法规、行业规范、合同约定对于管理行为的要求,同时运用专业知识、管理经验,对于多发的、可能发生的安全事故进行积极防范,在进行物业管理行为过程中,应当配备专业人员进行安全事故防范、安全事故处置,以期尽到一个理性的善良的管理者所应尽到的合理注意义务,从而尽可能的免除、减少在相关纠纷中承担责任的可能性。

   转自
湖南怀治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湖南东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邮 箱:4421925@csdspm.com 设计制作:红苹果网络 湘ICP备05019531号  企业邮局登录